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当地时间2014年7月19日,加沙,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地面进攻,民众携财产逃难。

中新网7月23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发表文章称,愈演愈烈的以巴冲突让世界为之揪心。作为冲突的双方,以色列政府和控制加沙地区的哈马斯之间,需要外界的调停才能够停止彼此的冲突。尽管埃及不久前的停火协议已经事实上失效,但是从现在来看,埃及仍旧扮演着调停以色列和哈马斯冲突的最佳角色。

文章指出,就在7月15日,埃及曾经发出了停火倡议,而以色列也表示了同意停火。然而停火当天哈马斯继续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这样停火协议就成了一纸空文,恼怒之下的以色列政府也不得不修改作战计划,对于加沙的大规模地面打击也就成了可能。

哈马斯为什么会拒绝埃及提出的停火倡议呢?文章分析道,这次拒绝埃及的停火倡议,有两个大的原因。一是埃及的停火倡议同哈马斯可能并没有“打招呼”。二是哈马斯的经济条件可能没有被提及。在穆尔西时期,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终于被重新开放的埃及西奈半岛拉法口岸所激活,但是随着穆尔西的倒台和赛西的当政,处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拉法口岸再次被封闭。所以埃及的停火协议如果没有满足哈马斯的经济考量,那么哈马斯拒绝停火,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文章话锋一转说,其实哈马斯拒绝埃及的建议,无外乎出于名和利。而从当下来看,如果要想达成进一步的停火协议,恐怕还得依靠埃及。

文章指出,埃及是当下唯一和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有正式的沟通渠道的国家。尽管穆尔西当政时期,埃及国内曾经有巨大的民众声音要求重新考虑埃及和以色列的关系,但是最终双边关系仍然保留了下来。

赛西上台执政后,埃及新一届政府各个部长以亲西方的政治人物居多,这样和以色列保持正式外交渠道是必然的。另外,赛西政府虽然同哈马斯之间关系紧张,但是埃及仍然可以通过法塔赫领导人、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以及巴勒斯坦其他政治派别同哈马斯进行沟通。

文章认为,埃及当下有着诱导哈马斯停火的关键力量。哈马斯之所以不停火,如前所述,很重要的就是经济封锁仍旧没有解除。哈马斯所面临的经济封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以色列对哈马斯所控制的加沙采取的海陆空封锁;二是埃及关闭拉法口岸导致加沙地区无法同西奈半岛保持经济往来。埃及如果能够以解除封锁,或者部分解除封锁为诱饵,辅之以其他手段,那么哈马斯接受停火的可能性将大大提升。

文章认为,埃及有继续调停以巴冲突的动机。埃及西奈半岛紧邻加沙,如果以色列大规模入侵加沙,势必造成大量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分子外逃,那么地广人稀的西奈半岛就可能会成为哈马斯军事人员外逃的首选,势必给西奈半岛乃至整个埃及社会局势造成巨大压力;从这个方面讲,埃及有调停以巴冲突的诚意与动机。

文章还指出,阿巴斯的斡旋活动离不开埃及的帮助。从以色列和哈马斯这轮冲突开始以来,作为巴勒斯坦总统的阿巴斯就一直在国际和地区国家间奔走游说。一方面阿巴斯作为法塔赫的领导人,可以和哈马斯内部某些高层领导人商讨条件,讨论停火意向;另一方面,作为国际普遍承认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人,阿巴斯有资格同各个国家讨论介入方案。而其中,埃及就是阿巴斯选择的重要一站。

访问埃及之后,阿巴斯前往土耳其会晤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作为支持哈马斯的重要地区力量,土耳其可以从另一个渠道和哈马斯保持沟通。而“先埃及,再土耳其”的行程安排,则预示着埃及仍然占据着介入的主导权。

文章强调,尽管埃及先前的停火倡议并没有真正被以色列和哈马斯所遵守,但是作为中东的传统大国,埃及有能力,有意愿也有可能继续保持积极介入以色列和哈马斯冲突的姿态。所以,调停以巴冲突,恐怕还是离不开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