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新华网大马士革3月14日电(记者陈聪 刘阳)美国分析家戴维·加滕斯坦-罗斯本月早些时候作出惊人预言:叙利亚战争或再持续“十年或者更长时间”,并称这是未来叙利亚局势最可能上演的剧本。

从某种程度来讲,预言并非危言耸听。在叙利亚危机三周年到来之际,政治解决呼声仍在,现实却不容乐观。

据叙政府统计,目前至少有300多个武装团伙在叙作战,其成员来自数十个国家和地区。这些派别鱼龙混杂,诉求各异,有的坚持极端思想,有的受控于外部势力,它们的存在加剧了叙局势的不确定性。

国内局势如此,国际社会极力撮合的政治谈判亦是裹足不前,难有突破。叙政府和反对派在两轮日内瓦和谈中南辕北辙:一方坚持打击恐怖主义,一方执意要求政权更迭。如叙利亚分析人士所说,叙政府的立场是“用武器得不到的权力,在谈判桌上也休想得到”,而反对派则是“凭借西方支持套取改朝换代的白狼”,关乎政治存亡,双方谁也不愿让步。

更令人忧心的是,动荡三年来,叙利亚发生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超过10万人在冲突中丧生。非战区民众则饱受货币贬值、物价上涨、物资缺乏、兵役苛酷、就业极端困难的折磨。战事的持续也伴随着道德水平的下滑:越来越多妇女失足,全国多处古迹遭受浩劫,犯罪率不断增高。

叙利亚战事还会打多久?无人能够预知未来,但可以肯定的是,战争并非宿命,化解危机的钥匙就掌握在各方自己手中。

对叙政府和反对派来说,摒弃以暴制暴的做法,在政治谈判中寻求利益契合点,是最明智的选择。

从国际社会来看,一方面呼吁政治解决危机、创造和谈机会,一方面又忙着“拉偏架”的做法,不仅无助于化解矛盾,更可能引火上身。有关国家应切实调整对叙政策,摒弃狭隘的利己主义,同时尊重叙利亚人民的意愿,采取切实措施保证相关协议的落实。

就在叙利亚危机即将跨入第四个年头之时,两个契机让人依稀看到停火止暴的一线希望。

其一是已召开两轮的日内瓦会谈,第三轮会谈将很可能成为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的最后一轮,谈判双方能否在国际社会的敦促下,循序渐进地推进谈判,对叙局势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其二是成功开展的和解进程。有报道称,以大马士革及其周边地区为中心,政府军和当地武装分子近几个月已在多个城镇达成和解,民众得以回到家园。这一进程虽然进展艰难,但已释放积极信号。

危如累卵之下,叙战双方和国际社会唯有本着政治解决的态度,坚持推进和谈与和解进程,才能彻底打破战争“危言”,避免让百姓承受更多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