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摘要】 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国际黑客组织“匿名者”发布视频宣布,将对IS发动史上最大的网络攻击。巴黎遭遇暴恐袭击后,“伊斯兰国”(以下简称IS)黑客攻击了数以千计的法国网站,将网站篡改成极端主义内容,进一步制造恐怖气氛。

近日,美国宣布将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发动网络战争。这是美军首次公开将“网络攻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也是美军网络司令部首次执行作战任务。

虽然美国防部在2009年就已着手组建网络安全力量,其网络司令部成立已经6年,但此前从未公然对极端组织宣战。这是否意味着“伊斯兰国”网络的攻防实力已壮大到严重威胁美国安全的程度?军事专家指出,进入网络科技高度发达的新媒体时代,未来战争中出现多维度攻击已成为必然趋势。

巴黎遭遇暴恐袭击后,“伊斯兰国”(以下简称IS)黑客攻击了数以千计的法国网站,将网站篡改成极端主义内容,进一步制造恐怖气氛。为应对反恐部门信息监控,IS恐怖分子甚至开发出了其成员专用的名为“Alwari”的社交软件,用来进行策划恐怖活动的秘密通信。目前,IS组织正通过网络社交媒体,积极配合正面战场开展情报战、网络战和心理战,陆、海、空、天之外第五维空间中的多维度攻击模式,已在恐怖主义攻击中频繁显现,恐怖主义的“混合战争”来势汹汹,使传统战争的界限更加模糊。

络攻击来势汹

尽管基地组织时代就已经开始熟练运用网络进行恐怖主义行动,但IS组织才是第一个在网络时代建立起的极端组织。其成立之初就极其重视运用网络,不仅利用网络传播极端思想,还专门成立了隶属IS情报机构负责人阿姆尼的专司网络战的行动小组。阿姆尼组织下属的Attissam小组,负责实施恐怖主义网络战,同时也招募和遴选具有网络战技术的极端分子,以提高IS组织的网络战实力。

IS虽然发展较晚,却在短短10年内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应用到极致,依托现代化的传播手段宣传恐怖主义思想,既通过宣传暴恐思想制造恐慌,又诱骗了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加入其中,成为其打响“混合战争”的重要手段。

网络攻击正被作为扩张恐怖活动影响力的手段。目前IS的网络战实力,还不足以攻破专用军事网络,因此主要将网络战定位于情报获取、宣传推广和心理战,主要攻击方向为安全水平相对较低的商业网站和普通政府机构。虽然IS目前攻破的都是安全性不高的民用非敏感网络,但仍造成了政府及军方成员的个人身份外泄,对此类人员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构成巨大威胁,起到了显著的恐怖威慑效果。

IS组织的黑客曾攻击美国网络零售公司系统,从中获取了美国政府雇员和现役军人的身份资料,并将其作为暗杀的黑名单。IS组织的Attissam小组,攻破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网站和电子邮件系统,根据掌握的叙利亚反对派成员名单直接进行策反。通过吸收叙反对派成员,IS组织在成立之初迅速完成了兵力扩充,并得以在叙利亚境内开展行动,为正面战场的作战行动立下了“汗马功劳”。

软件加密通

目前,绝大部分商业社交软件已经将IS组织及其成员封杀,一旦发现身份立即被禁止使用,IS不得不开发专用软件用以通信交流。

为逃避政府监控,巴黎恐怖袭击时,极端主义武装分子甚至使用PS4游戏机进行通信,因为其相比于加密电话和邮件更加安全。IS成员目前正在使用Alwari应用互通消息,这种专用软件使用加密数据通信,可有效躲避情报部门的追踪侦察。此外,还经常通过匿名的社交平台ask fm和即时通讯软件Kik,诱骗不明真相者加入IS。

极端组织核心成员极强的网络技术水平,使社交媒体也成为了恐怖主义的温床。以前恐怖分子招募新人,不仅要面对面招募,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用以培训,现在通过社交网络,只要短短数天就可以培训完新人并参加恐怖活动。

IS组织中不但有网络攻击的成员,还有专门负责新媒体宣传的人员,通过技术推送和新媒体形式,达到“1+1>2”的攻击效果。极端组织支持者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社区结构。通过社交媒体,IS达到了恐怖震慑的心理战效果。2014年6月出现的伊拉克高级警员在家中被斩首的视频,是造成伊安全部队在摩苏尔和提克里特战斗中失去斗志、迅速瓦解的重要原因之一。

社交媒体全面入侵

社交媒体正在发挥着对于极端思想追随者的强烈吸引作用。在社交媒体上,IS通过至少24种语言传递信息,具有很明确的社交媒体策略。极端分子们在社交网络上和追随者的“互动”无微不至,如何获得枪支和防弹衣,如何进入叙利亚边境,只要对方有提问,他们都会予以解答。

2011年恐怖分子在实施法兰克福机场大巴自杀式爆炸袭击前几小时,还在网上观看“基地”组织在YouTube上的宣传指导视频。在新兴的“独狼”式恐怖袭击中,极端思想人士通过社交媒体被发展为恐怖分子,单独行动,悄无声息,更增加了对其行踪追查与预防恐怖袭击的难度。

极端组织的社交推送中淡化了暴力色彩,反而关注广泛存在的社会问题,借此与更多面临生活问题的人们取得联系。IS还有专门发布可爱猫咪照片的账号,这些照片中可爱猫咪和战士、冲锋枪等一起入镜,起到了微妙的宣传吸引效果。

IS组织的黑客小组已经侵入了数万名持反对态度的普通民众的社交网络账户,不仅篡改内容宣扬恐怖主义思想,还通过用户泄露的身份和地理位置信息对其直接加以报复。在中东等IS组织活动猖獗的地区,已经很难看到民众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对的声音。

延伸阅读

络监管任重道远

目前,IS依旧控制多个社交媒体账号,尽管先后有多个账号被封杀,但依旧阻止不了IS对其恐怖战果的大肆宣传。其利用在线文本编辑平台JustPaste总结战斗情况,通过在线音频分享平台SoundCloud公布音频报告,通过Instagram和WhatsApp这些社交应用来发布图片和视频内容。

对于网络社交平台吸引到的人群,IS对本地居民恩威并施,恐怖威慑和丰厚待遇同时出现。对于潜在同情者和支持者,则极尽拉拢招募之势。

据统计,有90%的网络恐怖活动利用社交网络进行,社交平台不但成了开展恐怖活动的虚拟防火墙,更让极端主义的支持者与恐怖分子建立了直接的联系。因此,要想彻底摧毁这个有史以来最为先进和凶残的恐怖组织,网络空间的信息监管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法国自《查理周刊》遭受恐怖袭击以来,一直视网络为反恐新战线。英国专门成立“网络战争演习”小组,旨在推动利用政府监控高技术企业的加密内容,用以拦截恐怖分子通过社交媒体的通信信息。随着社交游戏在极端组织的盛行,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已经开始在《魔兽世界》、《第二人生》等网络游戏中,寻找恐怖分子相关情报信息。

目前,以“匿名者”(Anonymous)为代表的民间黑客组织也加入到网络反恐行列中,对IS成员进行技术渗透,积极配合网站举报封杀极端组织相关账户。他们利用技术优势开展对IS成员的侦查工作,已攻陷数百个IS账号。

应对网络恐怖主义,最关键的是赢得人心。IS组织中的网络战人才,大部分为来自欧洲和美国的极端主义者,他们经过国内系统学习网络知识和实践深造后,加入IS恐怖组织。加强网络信息管控,充分引导网络舆论,注重提高普通民众的生活质量,提高国家应急反恐机制,应对恐怖主义的“混合战争”依旧任重道远。

来源:(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 网址: http://news.cqnews.net/html/2016-04/27/content_3677485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