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机场和地铁站22日接连遭遇恐怖袭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实上,自去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发生以来,作为这场连环恐袭“准备和组织地点”的比利时已经加强防范,国内警戒级别此前一直维持较高等级,时刻提醒民众恐怖袭击“存在可能”。

严密布防之下,有着“欧洲心脏”之称的布鲁塞尔为何仍成恐袭发生地?恐袭之后,比利时又该弥补哪些安全短板?

  【已有风声

事后回顾和分析显示,22日布鲁塞尔恐袭发生前早有风声和预警。

就在4天前,巴黎恐怖袭击在逃嫌疑人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及其2名同伙在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被捕。整个追捕行动耗时4个多月,这对比利时安全部门来说只能算是一场“迟到的胜利”,威胁远未解除,甚至更加逼近。

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20日警告说,比利时面临“一个真正的威胁”。有媒体猜测,在阿卜杜勒-萨拉姆落网后,他背后的恐怖网络可能发动袭击,或为报复,或为担心计划败露提前动手。

另有美国消息人士透露,巴黎恐袭发生后,美国和比利时方面认定,类似袭击“非常可能”再次发生,但由于缺乏确切的情报,一直不清楚具体时间或地点。

实际上,巴黎恐袭的惨重教训已经给比利时敲响了警钟,因为比利时正是这场恐袭的“策源地”,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已成为众多媒体口中的“恐怖分子巢穴”。去年12月,首相米歇尔宣布,将在2016年财政预算中追加4亿欧元加强反恐行动,加强对从叙利亚战场回流人员的监控,并拆除传播极端思想的宗教场所。

      【情报短板

但安全专家普遍认为,政府机构间相互掣肘、情报机构长期经费不足、极端思想传播、武器黑市泛滥等多种复杂因素综合在一起,已让西欧小国比利时被恐怖阴影所笼罩,成为欧洲反恐行动中最薄弱的国家之一。

22日恐袭发生后,多家媒体在跟进报道和发声谴责的同时,也开始反思比利时在安全方面的疏漏,而其中一个重点就是情报短板。

当前,比利时情报机构仅有600名工作人员,是邻国荷兰的三分之一。比利时虽然在面积和人口上略逊于荷兰,但显然面临更大的恐怖威胁,尤其是比利时有更多人前往叙利亚、伊拉克等国作战。

根据美国和欧洲官员估计,如果对一名嫌疑人进行全天24小时秘密监控,需要36名情报人员。即便是人手充足的英国军情五处,在特定时间内也只能监控有限的嫌疑人。相比之下,人手不足、长期受到忽视的比利时情报机构更难有效开展工作。

阿兰·怀南特斯2006年至2014年担任比利时情报机构负责人。按照他的说法,比利时利用现代技术获得情报的时间不长,在欧洲属于最晚的国家之一。

首相米歇尔也承认情报工作有待改进,但即便紧急增加经费,可能难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何况,同其他国家相比,比利时还长期存在条块分割管理的难题。比利时联邦政府与地方当局协调不够通畅,北部弗拉芒语区与南部法语区长期对立,使得政府无暇顾及极端势力,为其滋长提供了空间:一是各地区和机构的情报缺乏充分共享,二是关于禁止宣扬极端思想和管制非法武器交易的法律制定工作进展缓慢。

警方统计显示,比利时每年查获近6000件枪支武器,超过整个法国,而这些武器通常由巴尔干地区的犯罪网络走私贩卖给在比利时的极端人员。

      难以融入

比利时是一个接纳移民较早、移民人数较多的国家,一战后经历过多次移民潮,全国人口的近一半是移民或其后代。很多外来移民并未真正融入比利时当地社会,他们通常聚居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形成自己的社区,相对封闭和独立。

比如被称为“恐怖分子巢穴”的莫伦贝克区,虽然这里距离欧盟总部区域只有数公里,但堪称“另一个世界”。媒体报道,过去4个多月,巴黎恐袭嫌疑人阿卜杜勒-萨拉姆一直躲藏在这一区域,被家人、朋友或同伙藏匿,他最后的被捕地点也在父母家附近。

和法国一样,在比利时移民中,来自西亚北非地区的移民较多。部分人由于宗教激进组织的影响,易受蛊惑产生极端思想。而当地社会的就业歧视使得穆斯林年轻人失业率高,对现实易产生不满。在比利时一些地区,年轻人失业率高达40%。

比利时皇家国际关系学会反恐专家里特·科尔塞特认为,“由于难以融入一个充满敌意的社会,他们(移民)寻找其他能够融入的组织”,这给犯罪团伙或恐怖组织以可乘之机。

当前,比利时全国安全威胁警戒级别已经提升至最高级,意味着恐怖威胁“严重而紧迫”。比利时还加强了对境内核电站的安全戒备。

恐袭发生后,比利时政府短期内势必出台更多安全措施,以防范和粉碎恐袭阴谋,但要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威胁,弥补安全方面的明显短板,仍面临诸多挑战。

文章引自《新华网》,张伟,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