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及其夫人

据参考消息7月11日报道【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6月30日文章】题:中东真正的红线(作者该刊首席执行官戴维·罗特科普夫)

在约旦的某个地方,有一个“萨拉热窝”。它在安曼之外,位于向东或向北的动荡地带。如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极端武装分子越过这条红线,那么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深陷的冲突将有可能大爆发,其复杂性和代价将以量子级激增。这不是那种因总统未经深思熟虑而逞一时之勇所产生的红线。而是那种可能改变历史的红线。今年是萨拉热窝事件发生100周年,在我们纪念这个引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事件时,这条红线值得我们深思。

约旦成为中东红线

目前,叙利亚和伊拉克国内的战争似乎让美国处在几乎是旁观者的位置。此外,鉴于俄罗斯和伊朗愿意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保持置身事外的立场似乎对美国颇具吸引力。

这两场互相渗透的战争不代表一种简单的双边冲突。在叙利亚,反对派仍然四五分裂,不仅包括“支持叙利亚人民圣战者阵线”这样的极端组织(该组织通常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死敌),还包括更加温和的一些组织,如叙利亚自由军。而在伊拉克,问题也不仅仅是逊尼派极端主义分子与脱离民众的什叶派政府之间的对抗。事实上,还有一些较为温和的逊尼派民众。还有库尔德人,他们追求独立,也应该获得独立。

冲突各方都可能专注于相互厮杀,在削弱对方的同时也消耗了自己,而美国的利益则几乎无损。但这也增加了美国对冲突的结果几乎毫无影响力的可能性,在未来的某天(也许不久就会到来),无论是否愿意参与其中,美国都需要采取更冒险也更危险的行动来应对这种后果。

这让我们想到约旦的那条红线。找来一张地图。现在,你来决定这条红线可能的位置。你也许会说,这条红线就是约旦的边境,因为对于如此具有价值的盟友和中东缓冲堡垒的主权的侵犯都将是令人无法容忍的。对于美国及其利益而言,约旦一直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约旦对巴以和平进程的建设性作用以及对中东地区温和改革道路的支柱作用如此重要,以至于连美国国会、不干预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以及他们所形成的“民主黑洞”都会要求美国进行干预。

现在,再想一想,“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声称,希望将约旦并入其寻求建立的哈里发。“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要侵占约旦多少领土才能引起美国的警惕?才能让以色列意识到必须采取更具攻击性的行动来保卫自己?对此,中东地区将作何反应?巴勒斯坦地区将作何反应?

须牢记一战教训

也许,对“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寻求建立的伊斯兰国而言,约旦这条红线太远。也许,在约旦、美国、波斯湾盟友(可能还有以色列)共同的军事打击下,“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攻势可能受阻,该组织可能被摧毁。但一个恐怖主义组织被摧毁,就会有好几个恐怖主义组织取而代之,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还将面对什么?新的地图会是什么样子?这些战争的代价又会是什么?

事实上,失败的政策、错误的道路,还有领导人、极端分子和心灰意冷的人民之间目标冲突的结果,就是导致萨拉热窝成为世界历史上最黑暗篇章序曲的原因。在目前的形势下,如果要避免重蹈覆辙,那么所有一战灾难的“继承者”——美国、欧洲、土耳其和动荡的中东地区本身——都必须牢记一战根源的教训:对危机的被动应对和缺乏警惕会让危机加剧,让形势变得更加危险。

白宫必须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约旦的边境或任何显示对约旦敌意的迹象就是一条真正的红线。

但也要承认,在这场新的形势紧迫的战争中,只有一种可能的结局对美国、美国的盟友和美国的长期利益有利,即一个有效的政治解决方案。这个方案能让社会不同群体发出真正的声音,能确保不同派系至少和平相处,能让他们拥有一个公平的竞技场。

然而,这绝非易事。失败的风险性很高,而且在国内获得的政治利益也可能很少。这需要积极的多边外交和说易行难的现实政治。这需要美国总统及其内阁与中东、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盟友积极合作,就像最近几年美国在少数问题上所做的那样。但有时,一些可能性很小的困难选项也值得尝试,因为袖手旁观或做得太少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这就是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