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美国《外交》杂志网站6月15日文章】题:伊拉克的附带损害———“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兴起和“基地”组织的衰落(作者美国哈弗福德学院政治学副教授、外交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巴拉克·门德尔松)

随着其在伊拉克一路的闪电式推进,激进的圣战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已经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萨达姆·侯赛因出生的提克里特市,还有沿路上的许多其他城镇。现在,在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和逊尼派部落武装的支持下,该组织正向巴格达进发。ISIS取得的惊人成功可能预示着伊斯兰圣战运动结构上的变化。ISIS可能取代“基地”组织成为这场运动的领导者。

这场对决已经酝酿了几年时间。ISIS与“基地”组织之间的摩擦可以追溯到多年前。但是直到2013年4月,两者的关系才达到决裂地步,当时ISIS的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将其组织发展至叙利亚,并试图将当地的“基地”组织分支机构“支持叙利亚人民圣战者阵线”(简称“支持阵线”)纳入其领导之下。但“支持阵线”拒绝巴格达迪的领导,而“基地”组织领导人艾曼·扎瓦希里试图平息这场争端,宣布“支持阵线”将负责叙利亚境内的圣战,而ISIS则留在伊拉克。但是,ISIS拒绝接受扎瓦希里的决定,并继续向叙利亚境内扩张。一路上,它战胜了叙利亚其他的叛乱组织,其中包括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很快,ISIS的过度扩张招致了强烈反应,对立的叛乱组织对其发动了反击。“支持阵线”则最终与反对ISIS的力量站在了一起。

ISIS与“基地”组织和“支持阵线”之间的分歧不仅仅在势力范围和对圣战运动的控制上。尽管这些方面的分歧很重要,但涉及战略、战术和伊斯兰教权威,这些组织之间有着严重的分歧。在一些诸如执行严格的伊斯兰教法、杀死什叶派公民和一个组织是否有权统辖其他所有组织等问题上,他们的意见也不同。这些组织对于所有这些问题不能达成一致,但是“基地”组织更有耐心,而ISIS通常更加激进和不妥协。因为这一原因,它在伊拉克的长驱直入对于“基地”组织来说是一种组织上、战略上和意识形态上的沉重打击。

ISIS展示出的力量很可能加强其对叙利亚和其他地方的“基地”组织的掌控。首先,军事上的连连成功给该组织带来了大量的战利品:它抢劫了价值5亿美元的银行存款,缴获了大量的军事设备,并从处于其控制之下的地盘上的监狱中释放了成百上千的武装分子。所有这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都将证明是非常有用的。随着金钱和人力带来成功,成功将带来更多的成功。

其次,除了提高ISIS的知名度,这个恐怖主义组织在伊拉克的高歌猛进将缩小“基地”组织的势力范围。

第三,成功带来合法性。过去一年,“基地”组织针对ISIS的主要战术一直是试图剥夺该组织的合法性。但迄今为止,这一战略仅取得了有限成功。

第四,象征意义对ISIS有利。过去,“基地”组织、叙利亚叛乱组织和无数的圣战学者都批评巴格达迪的说法,他说ISIS代表真正的伊斯兰酋长国,并辩称对领土的控制对于创建伊斯兰酋长国来说是最根本的。现在,ISIS控制的地盘比许多国家的面积都大。

当然,战争是难以预测的,如果ISIS不能守住其成果,它的好兆头可能会消失。对“基地”组织(以及伊拉克人和叙利亚人)来说,不幸的是这似乎不太可能发生。ISIS的突进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计划,而且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伊拉克军队装备不够精良,难以迅速逆转ISIS的推进,而美国似乎也不愿意涉足,至少不愿以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