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新华网拉姆安拉4月22日电(记者吕迎旭陆佳飞)巴勒斯坦官员日前表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将在26日举行的中央委员会会议期间讨论本轮和谈失败后巴方可能采取的措施,其中包括是否要解散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巴民族权力机构是在1993年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的次年成立的一个过渡性权力机构,主要负责巴控区民事、安全方面的管理。此间分析人士认为,暗示解散巴民族权力机构仅仅是在巴以和谈难以继续的情况下,巴方向以色列施压的“最后一张牌”,该机构解散的可能性非常小。

巴勒斯坦政治分析人士艾哈迈迪·阿瓦德说,巴民族权力机构的解散只会造成社会、经济、安全方面的真空,会给巴勒斯坦带来灾难性后果。

首先,从政治层面看,如果解散巴民族权力机构,那么1993年开启的巴以和平进程将重回到原点,包括阿拉法特、阿巴斯在内的巴领导人的政绩归零,国际社会支持建立巴勒斯坦国家框架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其次,从经济方面来讲,解散巴民族权力机构,意味着17万巴勒斯坦公务员和安全人员将失去工作和饭碗,影响社会稳定。

再次,从安全方面讲,解散巴民族权力机构,意味着约旦河西岸将出现权力真空。目前被压制的力量——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等派别可能东山再起,迅速填补这一空缺,巴以再次回到以暴制暴的老路。

其实,这已经不是巴方第一次暗示要解散民族权力机构。20年来,阿拉法特和阿巴斯曾多次发出类似暗示,因而以色列官方对此并未重视,只有以经济部长贝内特回应说:解散啊,没人拦着你。但即使如此,以色列媒体纷纷开始预测,一旦巴方迈出这一步,将给以色列带来的“可怕后果”。

首先,以色列不得不全盘接管约旦河西岸的医疗卫生、教育、民事等事务,从此背上沉重的财政负担。另外,一旦巴民族权力机构解散,目前巴方和以方在安全方面的合作也将终结,那么约旦河西岸将出现以方难以控制的局面。另外,以色列将成为巴勒斯坦国的占领者,根据巴方加入的《日内瓦公约》,以色列部长可能在任何一个国外的机场遭到逮捕。

从另一方面讲,巴以争端不仅事关巴以两家,地区大国和阿拉伯国家等也难免卷入其中。它们是否同意巴方解散权力机构这一做法,也是问题。

分析人士认为,从目前巴以和谈陷入僵局来看,巴方做出这一暗示,仅仅是不得已情况下打出的最后一张牌。

去年7月底开始的新一轮巴以和谈将于今年4月底到期,目前双方面临是否延长和谈期限这一关键节点。以色列没有如期释放第三批巴勒斯坦人,巴方报复性宣布加入多个国际公约,导致延期看似不可能。而调解人美国国务卿克里由于忙于乌克兰、叙利亚等事务脱不开身。在此情况下,巴方这一“响声弹”目的在于提醒美国,吸引国际关注,并向以色列施压。

以色列媒体署名文章指出,巴方解散民族权力机构无异于政治自杀,它轻易不会走这一步。“这其实是最后一刻打破和谈僵局的尝试,逼迫(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接受目前拒绝接受的条件。”

巴勒斯坦分析人士易卜拉欣·阿布拉什认为,这一暗示仅仅是向外界传递信息:巴勒斯坦人对于和谈失去耐心,从而推动国际社会尤其是中东问题四方委员会行动起来,拯救和平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