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结构

最近美国YouTube视频网发表《穆斯林的无知》(Innocence of Muslims)影片后,巴基斯坦铁道部长比洛尔(Ghulam Mohammed Bilour)于9月22日宣布悬赏10万美元,鼓励塔利班与卡伊达的“兄弟”去刺杀影片制作者——自称“科普特基督教徒”的加利福尼亚美籍埃及裔纳寇拉(Nakoula Basseley Nakoula)。

政府部长理应是普通人民的榜样,连部长都公开鼓励刺杀行动,塔利班行凶就不奇怪了。更令人忧虑的是:这位部长是普什图族温和的阿瓦密党(Awami National Party)领袖,说明巴基斯坦的公民社会正在被宗教仇恨激化。

巴基斯坦社会的宗教冲突有不断激化的趋势。逊尼派的原教旨主义“瓦哈比教义”(Wahhabism)正在发酵,对异己进行迫害。巴国参议员、前人权部部长亥德尔(Iqbal Haider)担心军中与民间有人想使巴基斯坦“塔利班化”,把巴国变成“瓦哈比教义国”。巴基斯坦本来是相对温和的伊斯兰社会,从印度发源的、接受相对开明的苏菲主义灵感的“巴勒尔维”(Bareilvi)运动普及巴国多数人口逊尼派(“巴勒尔维”信仰者占巴国总人口一半)。然而,每年从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投入巴国清真寺学校1亿美元的财力,不断加强瓦哈比式宗教极端主义思潮,激化宗教矛盾。

瓦哈比教义的逊尼派对“巴勒尔维”逊尼派进行压制,对少数什叶派更不必说了。人数极少的基督教徒自然而然成为歧视对象。残留在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命运更惨,在信德(Sind)省,每个月都有25个印度教姑娘被迫改信伊斯兰教。

物极必反,一个新的名叫“个性”(Khudi)的运动正在巴基斯坦年轻人中间展开,旨在清除宗教极端主义,发展民主文化。拉合尔(Lahore)市的27岁青年纳瓦兹(Rab Nawaz)是这个运动的积极分子,他刚柔兼施地劝说父亲(甚至以自己缀学相威胁)让他的姐姐进了大学。

纳瓦兹与优萨福扎伊为巴基斯坦的浓厚宗教环境输入新鲜空气。但愿年轻一代觉悟起来,把巴基斯坦危险的宗教极端主义戾气驱除,使巴国公民社会健全发展。

(稿源: 凤凰网 作者是从印度退休的华人学者)

2001年以来,巴基斯坦本身反倒成为繁衍塔利班极端主义的温床,有了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巴国军队内部很多人都不愿意顺从美国意愿去和同胞塔利班战斗。

2009年军队收复斯瓦特山谷使得行政机关权威恢复,塔利班转入地下,社会影响仍在。肆意践踏女权的塔利班特别反对女孩上学,山谷里的200所曾被塔利班捣毁的小学虽然逐渐恢复上课,但塔利班分子暗中威胁家长别送女孩上学。正在这时候,一位11岁的漂亮勇敢的姑娘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挺身而出,这位小学校长的女儿公开表示要享受公民受教育的权利,学成以后将来当医生。她还为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乌尔都文网站定期撰稿,鼓励女孩冲破塔利班阻挠,上学接受教育。《纽约时报》记者特别采访了她,宣扬了她的事迹。

2011年,先是荷兰提名她获得“国际儿童和平奖”(International Children’s Peace Prize),后来巴基斯坦政府授予她史无前例的“国家青年和平奖”(National Youth Peace Prize)。她的这些经历使得塔利班对她恨之入骨,一直等待机会把她的小生命消灭。

10月9日,两名塔利班凶手骑摩托车跟随如今已经14岁的优萨福扎伊乘坐的校车,再上了公车向优萨福扎伊开枪,她头部中了两枪,邻座也有两位女同学受伤。优萨福扎伊被送到医院抢救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先在当地陆军医院动了手术取出子弹,后来送到拉瓦尔品第陆军总部最好的医院急救病房,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枪击案发生后巴基斯坦举国震惊,1万5500所大中小学的950万学生集体为“优萨福扎伊妹妹/姐姐”祷告。世界舆论也表示同情。有些毛拉(Mawla,伊斯兰教教士)宣布枪击是“反伊斯兰”行为,宣布应该判处凶手死刑。

巴基斯坦塔利班不但公开承认自己行凶,而且表示将来永远不能让优萨福扎伊生还。理智社会人士(包括虔诚的穆斯林在内)认为这样凶残地对待14岁少女太不人道。有人希望这一事件能使宗教极端主义者觉醒过来。

这一枪击事件暴露出以“文明冲突”为伪装的对异己不能容忍与宗教极端主义的执迷不悟,正在毒害我们的世界,巴基斯坦是受害最深的国度。

黄绮淑

巴基斯坦社会的宗教冲突有不断激化的趋势。逊尼派的原教旨主义“瓦哈比教义”正在发酵,对异己进行迫害。巴国参议员、前人权部部长亥德尔担心军中与民间有人想使巴基斯坦“塔利班化”,把巴国变成“瓦哈比教义国”。

巴基斯坦旅游胜地斯瓦特山谷(Swat Valley)一直享有“巴国瑞士”美名,2007年被塔利班武装攻占,100多万当地居民流亡他乡。2009年巴国军队把塔利班武装赶走后,逐渐恢复正常,但塔利班阴魂不散,在近日制造了枪击小学女生事件。

巴基斯坦军队在2009年收复斯瓦特山谷,一方面是受华盛顿逼迫,另一方面也大费周折,从东部边防抽调数十万军队到西北部来才完成任务。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塔利班是1980年代苏联侵占阿富汗时,巴基斯坦军队培育出来的抗苏武装。

2001年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塔利班总部迁到巴国境内。当时的巴国总统兼陆军统帅穆沙拉夫一方面变成美国打恐盟友,另一方面暗中保护阿富汗逃来的塔利班难友。美国打恐客观上起了催生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的作用,巴国也受到影响。

巴基斯坦的立国理论叫做“双民族论”(two-nation theory),认为一千多年来印度次大陆的穆斯林坚决抵制了印度教的同化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那就是说,印度次大陆的南亚人种中的两大宗教——印度教与伊斯兰教——不只是两个宗教,而是代表了两种不同文化与生活方式的民族。

许多印度和巴基斯坦人一直认为印度是“Hindustan”,意思是“印度教徒”(Hindu)的“国家”(stan),巴基斯坦则是“圣洁”(Paki)的“国家”(stan),以及穆斯林的国家。从宗教冲突的角度来看,美国现在是杀害穆斯林,这就使得许多巴基斯坦人倾向于支持塔利班。

美军日前分别在索马利亚和利比亚展开反恐行动。观察人士认为,美国的行动表明,恐怖分子在非洲的活动在加剧,美国试图加强非洲反恐阻遏这一态势。但鉴于中东地区安全形势更严峻,美国一时不会将反恐重心从中东转移到非洲。

美军兵分两路

美军此次兵分两路,但在非洲反恐的立足点上却殊途同归。

美军4日参与针对索马利亚反政府武装“伊斯兰青年运动”的反恐行动。美国媒体报道,美军海豹突击队夜袭“伊斯兰青年运动”一名头目的海边住所,但未及确认是否击毙该人,就在对方火力下撤退。外界普遍认为,此次行动是对9月21日内罗毕购物中心恐怖袭击事件的响应。“伊斯兰青年运动”宣称制造了这起造成67人死亡的惨案。

美军5日在利比亚抓获“基地”高级头目阿纳斯·利比。美方说,利比参与策划和实施了1998年美国驻肯亚和坦尚尼亚使馆恐怖袭击。在利比亚的行动由奥巴马批准,国家安全部门和情报部门配合实施。

保持活跃状态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没有迹象显示这两次行动互相关联,但它们共同表明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目前在非洲保持活跃状态,美方有意通过此类行动震慑恐怖分子。

其中,利比的落网被认为是一个重大反恐成果。利比现年49岁,生于利比亚。他上世纪90年代加入“基地”组织,因精通计算机技术和侦察技能而迅速成为骨干,涉嫌在全球参与策划和实施了一系列针对美国人的恐怖袭击,包括共造成224人死亡的美国驻坦尚尼亚和肯亚大使馆恐怖袭击。他已为此在美国纽约法院受到缺席指控,美联邦调查局也早就将他列入“恐怖分子通缉要犯名单”。

观察人士认为,利比重返利比亚是为了在当地招募新人、设立分支。因此,他的被捕无疑为利比亚消除了一个重大安全隐患。

至于美军在索马利亚的行动虽然实际战果尚不清楚,但作为美方自2009年打死“基地”索马利亚分支高级头目纳卜汉以来,在索马利亚展开的最高调行动,它同样反映出美国政府在非洲反恐上的强硬姿态。

重心还在中东

近年来,非洲地区极端势力不断扩大袭击规模和范围,并与“基地”等恐怖组织实现某种程度的连手。以索马利亚“伊斯兰青年运动”为例,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日益担心,该组织会通过招募多国籍成员,在索马利亚以外更频繁地发动袭击。因此,美方也希望通过此类军事行动“表决心”、“秀肌肉”。

不过,短期内,无论是从整体战略考虑,还是从危害程度评估,美国的反恐重心仍在中东,加之目前受国内政党斗争等“难事”的困扰,美国一时之间难以大幅提升非洲在其反恐战略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