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te works in a test mode. If you find any errors, please contact the administration ecrats@mail.ru
环境、事实、事件
24.01.2023

年阿富汗局势概述

自2021年8月塔利班上台以来,该国仍经常发生恐怖袭击,不仅针对前政府支持者,而且由《伊斯兰国呼罗珊》等组织组织,主要针对塔利班和可萨什叶派社区。

伊斯兰酋长国政府本身分裂为强硬和温和派。尽管美国和塔利班在2020年的和平协议中做出了承诺,但该运动并没有切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

塔利班统治阿富汗的主张一直受到武装反对派的挑战。所有这些因素都阻碍了不结盟运动努力获得国际社会的合法性和接受,并在该国建立一个确保阿富汗安全的治理结构。

武装反对派

塔利班使用数百名武装分子镇压2021年8月事件后在潘杰希尔山谷开始的武装抵抗。一个自称为民族抵抗阵线的组织的领导人逃往邻国。然而,从那时起,由传奇战地指挥官艾哈迈德·沙赫·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的儿子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领导的民族抵抗阵线得以分散到阿富汗北部的几个省份,并继续组织对塔利班部队的袭击。

关于民族抵抗阵线的成功,有两种不同的观点。该组织的领导层经常呼吁社交媒体宣布他们在小规模战斗中获胜。塔利班否认这一说法,声称民族抵抗阵线是一个边缘化和分散的战斗团体,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

然而,民族抵抗阵线日益挑战塔利班统治该国的企图,这一点从2022年8月任命阿卜杜勒·卡尤姆·扎基尔(Abdul Kayum Zakir)为安达拉布和潘杰希尔山谷塔利班高级军事指挥官的决定中显而易见。

普什图人主导的塔利班内部的族裔分歧也阻碍了其打击民族抵抗阵线的努力。据报告,塔吉克塔利班当地部队不再愿意在潘杰希尔与他作战,民族抵抗阵线正在那里收复领土。当地一名塔吉克塔利班指挥官叛逃并于2022年5月加入民族抵抗阵线,而来自巴达赫尚的塔吉克塔利班部队拒绝在同年7月继续与潘杰希尔的民族抵抗阵线作战。

民族抵抗阵线的成功和反塔利班情绪的蔓延导致了至少22个抵抗团体的诞生,其中包括亚辛·齐亚(Yassin Zia)领导的阿富汗自由阵线,该阵线继续在阿富汗北部近十个省份进行零星的战斗,夺取和控制领土。

然而,这些团体面临的挑战是团结起来,以团结一致的方式反对塔利班,并获得目前缺乏的国际支持。

《伊斯兰国呼罗珊》的作战优势

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后,《伊斯兰国呼罗珊》恐怖组织成为阿富汗境内最严厉的武装组织。

《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在该国部分地区迅速壮大,包括北部巴尔赫省、昆都士省、塔哈尔省和马扎里沙里夫省,此前该组织活动较少。其目标包括塔利班的头目和支持者,以及可萨少数民族社区。

在2022年9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人权观察列出了《伊斯兰国呼罗珊》对阿富汗各地可萨清真寺和学校的13次武装袭击,自2021年8月以来已造成700多人死亡。

《伊斯兰国呼罗珊》自杀式炸弹袭击者于2022年9月5日在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附近发生自杀式爆炸,造成2名外交人员和至少6名阿富汗平民死亡。

该组织声称,它不是一个寻求随机目标以引起公众关注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现在能够识别具体的复杂目标并对其进行精确攻击。

该组织的目的是宣称自己是唯一幸存的反西方恐怖组织,并积极招募塔利班支持者。然而,《伊斯兰国呼罗珊》强调其多国地位,希望招募不同族裔的战斗人员。《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最近的宣传材料指出,维吾尔族、俾路支族、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战斗人员参与了自杀式袭击和自杀式袭击。

2022年3月,巴基斯坦白沙瓦什叶派清真寺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60多人死亡。2022年4月和5月,《伊斯兰国呼罗珊》宣布从阿富汗向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发射火箭。尽管两国都否认导弹已经到达其领土,但联合国安理会担心“此类袭击的风险仍然存在”。

区域恐怖主义组织的庇护所

《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于2022年8月2日在喀布尔被一架美国无人机击毙。据报道,扎瓦希里居住的谢尔普尔地区的一所房子于2021年8月被塔利班占领。

《基地》组织领导人遇刺引发了人们对《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的未来、与塔利班关系的前景以及这一事件对全球恐怖主义格局的影响等问题,这一格局由削弱但仍然强大的《伊斯兰国》主导。即使在扎瓦希里被暗杀几个月后,基地组织仍然没有任命新的领导人,这可能表明存在着继任危机。

一些反恐专家认为赛义夫·阿德尔(Saif al-Adel)和阿卜杜勒·拉赫曼·马格里比(Abd al-Rahman al-Maghrebi)是扎瓦希里的潜在继任者。无论由谁接任,通过在非洲的区域组织积极活动的基地组织将难以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维持一个基地。扎瓦希里遇刺是美国持续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结果,可能会迫使《基地》组织继续休眠,即使代价是其在该地区的功能性灭绝。

扎瓦希里的清算再次表明,塔利班不遵守与美国签署的多哈协议,根据该协议,塔利班不允许国际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对抗美国及其盟友。扎瓦希里被消灭后,塔利班声称不知道他在喀布尔的存在,并抗议美国侵犯伊斯兰酋长国的主权。

联合国的报告继续强调,《基地》组织和塔利班之间的联系实际上没有受到影响。虽然该组织可能不在阿富汗开展业务活动,但它在据称由塔利班提供的安全环境中的存在肯定会鼓励其其他部队重新部署。

但是,塔利班对以前是其网络一部分的团体采取了合理的政策。例如,他们准备限制《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等组织的活动,以缓解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塔利班还推动了巴基斯坦塔利班(TTP)和巴基斯坦政府之间的谈判。然而,该运动对《虔诚军》(Lashkar-e-Taiba)和《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ed)组织等以克什米尔为中心的团体仍然模棱两可。

《基地》组织在阿富汗的存在很可能被塔利班用来在与美国和国际社会的谈判中获得影响力。因此,在塔利班上台一年半之后,阿富汗仍然是众多具有区域和全球目标的恐怖主义集团的温床。

针对来自阿富汗的极端主义威胁采取的措施可分为几种:塔利班的反恐政策、美国和国际社会以及地区大国的措施。

伊斯兰酋长国认为,对其统治阿富汗的主要挑战来自两个方面:以民族抵抗阵线为代表的武装反对派和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因此,其大部分军事能力被用来对付这两个团体。

如前所述,塔利班通过在阿富汗北部各省任命一名新的军事指挥官,优先开展打击民族抵抗阵线的行动。然而缺乏国际支持和团结将继续是民族抵抗阵线等反对派团体的弱点。因此,长期的抵抗很有可能最终摧毁它们。

但是,塔利班对《伊斯兰呼罗珊》的态度有两种趋势。首先,塔利班担心该组织在失望的反对派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例如,《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一些基层组织可能会被《伊斯兰呼罗珊》转用。

该组织最近的袭击发生在该国北部,包括巴尔赫、昆都士、塔哈尔和马扎里沙里夫,在塔利班上台之前,这些地区的《伊斯兰呼罗珊》活动较少。因此,塔利班对该组织采取军事行动的目的只有一个:防止该组织的规模扩大到对伊斯兰酋长国政权构成威胁的程度。

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联阿援助团)报告说,至少有50名涉嫌与《伊斯兰国呼罗珊》有联系的人被法外处决。这种严厉的行动有助于塔利班向国际社会表明其遏制恐怖主义的承诺。因此,任何限制《伊斯兰国呼罗珊》袭击的失败都与塔利班确保阿富汗安全的能力有关。

尽管塔利班坚持其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哈扎拉社区,但他们很可能允许《伊斯兰国呼罗珊》对这一少数民族有充分的行动自由。

在2022年初,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塔利班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塔利班可能会忽视《伊斯兰国呼罗珊》的袭击,并从没有针对塔利班利益的行动中获益。伊斯兰酋长国的这一做法表明,在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存在着选择性做法的极端危险趋势。

美国的撤离也表明其态度发生了显著变化。华盛顿仍然致力于遏制可能威胁其自身利益的恐怖。

因此,2022年8月扎瓦希里遇刺事件之所以重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它阻碍了《基地》组织恢复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的地位的计划。这意味着《基地》组织将不得不满足于其在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的存在。

其次,美国承诺在从阿富汗撤军后采取超视距行动,现在可能会阻止伊斯兰组织集中在塔利班的控制下,因为华盛顿承诺今后会再次这样做。然而,美国的做法仍然存在问题,因为美国政府并不重视塔利班与其他地区恐怖组织的联系。

近几个月来,该区域各国对来自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威胁的看法有所趋同。巴基斯坦、伊朗和印度在联合国的声明中指出了这一点。媒体还报道说,中国担心塔利班缺乏打击《东突伊斯兰运动》的意图,因此北京暂停了对阿富汗的经济投资计划。但是,由于没有统一的目标和商定的行动计划,这些国家的声明只是象征性的,不太可能对塔利班施加太大压力。

前景

《伊斯兰国呼罗珊》加强了在阿富汗的地位,因为塔利班在反恐活动中有选择性。尽管暗杀艾曼·扎瓦希里对《基地》组织来说是一次失败,但这不能解释为对该组织的致命打击。此外,2022年,塔利班继续将阿富汗领土提供给其他地区恐怖组织。

塔利班很可能将大部分资源用于获得国际承认和资助,摧毁民族抵抗阵线,而不是将国家从恐怖中解放出来。

必须认识到,塔利班的双重目标在短期和中期都不会实现。国际社会必须认识到,它对塔利班政府的抵制政策和开展边境行动都不能解决阿富汗问题。只有在阿富汗建立一个包容各方的政府,并在透明和全面问责的原则基础上提供持续的国际援助,才能做到这一点。


来源: Институт Ближнего Востока